【現代人文文庫】

巨碑派山水有否偏離「墨意」之氣韻道統?》

李冠良

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社會科學碩士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文學碩士

0

內文摘錄:寬、郭熙、李成、李唐,以至「荊關董巨」之浩瀚山水,固然以意筆成,但卻有別於李思訓、李昭道及王希孟之「金碧山水」,文人素養得來也被冠名為宮廷繪畫,因此史學家給予另一學名為「巨碑派」,意指宮廷意筆畫,後來馬、夏更以巨碑為摹本發展「院體」畫學

 

巨碑派山水有否偏離「墨意」之氣韻道統?》

 

寬、郭熙、李成、李唐,以至「荊關董巨[1]之浩瀚山水,固然以意筆成,但卻有別於李思訓、李昭道及王希孟之「金碧山水」[2],文人素養得來也被冠名為宮廷繪畫,因此史學家給予另一學名為「巨碑派」,意指宮廷意筆畫,後來馬、夏更以巨碑為摹本發展「院體」畫學。當然董其昌專稱「巨碑派」為符合其「南宗」筆墨秀氣論述,但其工整構圖跟浙派行家戴進、李在、吳偉之氣無異,因此「巨碑派」往往未能兌現「米家墨戲」那種瀟灑幻化之大寫意效果。

 

如果正宗談及「墨意」之效果,張彥遠於《歷代名畫記》內提及張乃「水墨山水始祖」、王維次之,後有米及米友仁之「米點」及「米家墨戲」,以及元黃宮望之「三遠」[3]及「卧遊觀」,此系列名家比起范寬及郭熙豁達繽放,達致「外師造化」之個性化氣韻功夫。張彥遠引述符載見聞,曾目睹張畫山水前會「箕坐鼓氣,神機始發」、作畫時則「若流電激空,驚飆戾天,毫飛墨噴,捽掌如裂」[4],可見張比起北宋以後「巨碑派待詔更懂擅用破墨[5]、焦墨、濃墨之幻化效果。

 

荊關董巨」中之荊浩於《筆法記》講述筆墨要有「四勢」,即「筋」、「肉」、「骨」、「氣」,此乃「巨碑派」需注意之擦要項,當中的「筋」,乃指山水該「起伏成實」,說明了先以「勾股法[6]再配以「烘墨」皴出「奇峰突兀、怪石嵯峨、峰巒起伏、溪流曲折」之幽涯嵩勢。而荊浩所述「起伏成實,謂之『肉』」,即「巨碑派」山水須去除「虛筆[7];「虛」多以淡墨「淡」凝造水乳交融之感,配以「飛白」(砂筆)[8]突顯山石之金石味,但「虛」只符合道家淡而無味之要求,站於儒家為本「翰林」畫學去看,奇峰岩巒仍要給予賞者「傲遊觀」一類實在感。至於「生死剛正,謂之『骨』」,荊浩認為「巨碑派」重謝六法之「骨法用筆」,但絕不可玩弄砂筆,需以中鋒為本展現剛正不阿之待詔士人風骨,中鋒則透過「籀文」帖學內之篆隸來提煉其筆墨雄渾之感。荊浩亦述「跡畫不敗,謂之『氣』」乃俞劍華先生《國畫研究》一著所述「取不惑」[9]之氣勢,有別於米氏父子「滃郁恍惚」[10]空靈之氣,宋明理學中「理即氣」程頤認為「有理則有氣、有氣則有數」,說明「巨碑派」主張山水氣韻不能凌駕「理學」,若筆墨上偏離「理」(即章法)則令自然意象產生妖孽迷惑之愚弄,令賞者逃離三綱五常之禮樂現世。

 

至於撇除「巨碑派」以至後期馬夏「院體」之禮教,張彥遠之「水墨山水」論說何從兌現?按張彥遠《歷代名畫家》記述,「巨碑派」之荊浩形容張為「夫隨類賦彩,自古有能,如水暈墨章,興我唐代。故張員外樹石、氣韻俱盛,筆墨積微,真思卓然,不貴五彩,曠古絕今,未至有也。」[11]用接近「減筆」、「沒骨」之少劑量墨色已能皴出文人畫之淡雅樸拙韻味,把《宣和畫譜》教授之一類筆法公式參考,如「披麻」、「虎劈」、「雨點」、「蟹抓樹」等技法,去蕪荐菁,即使是近世的本港藝壇,只有左燕芬女士[12]及區大為先生才真正做到此脫俗境界;左燕芬女士承傳丁衍庸先生(新亞人稱「丁公」)之「筆畫」意筆書風用墨表現,純以淡墨章法、清澈的破墨寫帶有沈周、吳鎮及倪瓚味道之現代城市及鄉郊寫生景觀見香港恆生大學圖書館手卷.飛天:敦煌壁畫的啟示 左燕芬作品展之「卧遊觀」橫幅卷軸意筆山水展品),既有隱逸思想亦有淡泊名利之感,可見她慣以像茹素之潔心點滴人生墨意覺悟;然而區大為先生則以濃墨、焦墨、破墨出黃賓虹嶺南味道之山水,不講求勾股法作稿及烘墨作底,只求以張旭及懷素之狂草書風[13]來兌現詩書畫同源,就算有意外墨跡污垢之稚氣流露也在所不辭。

 

要做到「巨碑派」之瑰麗堂效果,便要意筆得來不能過於感性,亦即是要「抑制墨意」,免於衝動下筆,就如清代畫論家黃娥所著《二十四畫品》認為宮廷畫家畫意筆山水需留意氣韻、神妙、高古、蒼潤、況雄、沖和、擔逸、樸抽、超脫、奇、縱橫、淋灘、荒寒、性靈、圓潭、幽遷、明淨、健拔、簡潔、精勤、雋爽、空靈、[14]之要點,才能兌現董其昌、莫是龍、趙左之「蘇松派」及趙長善「吳派」[15]所愛「濕潤秀氣」工細意筆之風,但必須強調黃娥所述之「空靈」有別於米氏父子「滃郁恍惚」空靈之氣,因「巨碑」之「空靈」乃指一種源自植被苔蘚很具體實在的活潑感、讓賞者悟出萬物生機,而非虛無幻像,能跟「蒼潤」、「況雄」、「雋爽」、「韶秀」之勁拔雄氣相互呼應;何慕文引述郭熙《林泉高致》所述「用青墨水重疊過之,即墨色分明,常如霧露中出也」[16],意指「巨碑派」山水不能像米氏父子「水墨山水」般過於平面化,必須要有層次,「高遠」與「深遠」分明,岩巒間有層壓感之連貫性,主客層次有序乃有賴待詔章法、積墨、筋骨相連之筆墨功夫來凝造景觀之立體感,切忌顧愷之「以形寫神」之說,銘記謝赫《六法》「應物象形」之道統,方能做出「樂以教和」之「意筆巨碑」來,「巨碑」需有攝人之浩瀚氣勢,讓人感受到「天地君親師」下之渺小存在及對天子之欽敬。

 

參考書目:

l   林木 :《論文人畫》,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19871月第1版。

l   施宣圓、李春元 主編:《中華文化之謎》,上海:文出版社,20032月第4次印刷。

l   馬重奇、周麗英 編著:高級補充程度中國語文及文化科.中國古代文化知識趣談.第三版,香港:導師出版社有限公司,2003年重印版。

l   王耀庭 華夏之美.繪畫》(台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中華民國七十四年十一月初版。

l   俞劍華 :《國畫研究》,廣西: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58月第一版。

l   王耀庭 :《中國繪畫賞鑑》,香港:三餘堂有限公司,199812月香港第1版。

l   鄭午昌 民國學術經典.中國史系列:中國畫學史全,北京:東方出版社,2008年第1版。

l   何慕文Maxwell K. Hearn)著石靜 譯:如何讀中國畫.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中國書畫精品導覽》,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12月第1版。

 

前往現代人文文庫: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

 

 



[1] 林木 :《筆墨論》上海:上海畫報出版社,20028月第1,頁52

第三章:歷史演進中的筆墨 、關、董、巨、李、、大小米等後世所稱之「南宗」山水畫,以及畫家如夏圭的作品中,筆墨的形式語言性質還是比較突出的。但是,即使對於這批人,不管明清時期文人畫家如董其昌「四王」們是如何讚揚其筆精墨妙,但時人更多是從境界和造型能力而主要不是從筆墨去看他們的。)

[2] 乃青綠山水,屬工筆畫種,與文人畫無關,只能安於集賢殿書院及翰林圖畫院內設色薰染

[3] 黃公望《寫山水訣》.山論三遠:「從下相連不斷,謂之平遠;從近隔開相對,謂之闊遠;從山外遠景,謂之高遠」

[4] 施宣圓、李春元 主編:《中華文化之謎》上海:文出版社,20032月第4次印刷,頁223

是張還是王維?水墨山水畫的始創者是王維嗎

[5] 馬重奇、周麗英 編著:高級補充程度中國語文及文化科.中國古代文化知識趣談.第三版》(香港:導師出版社有限公司,2003年重印版,頁130

單元五、藝術 / 二、繪畫:王維.用淡墨作田園雪景行旅人物,…他的「破墨」法山水松石,筆跡雄壯,……)

[6] 有別於工筆,勾股法乃以淡墨意筆作白描,勾勒奇峰岩巒之稿本

[7] 林木 :《筆墨論》上海:上海畫報出版社,20028月第1,頁89

第四節、文人畫的風格特徵.四、空靈 / 龔賢《畫訣》章法的虛白.筆墨的簡淡 清人孔衍說:「筆致飄渺,全在雲煙,乃聯貫樹石,合為一處者。畫之精神在焉。山水樹石實筆也,雲煙虛筆也。以虛運實,實者亦虛,通幅皆有靈氣。」龔賢《畫訣》雲煙可時隱時顯,時虛時實,虛堨i顯遙岑遠巒、啟人遐思無極;實中又藏淡林淺寺,令人玩味不已。超然灑脫之靈亦隨雲之忱惚,飄飄而出。這些「空」、「虛」、「無」、「微」、「煙霧」一起構成了恍惚、朦朧的意境。)

[8] 王耀庭 華夏之美.繪畫》(台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中華民國七十四年十一月初版,頁71-72

第六章.須知書畫本來同〔繪畫與書法的關係〕 元代趙孟:「石如飛白木如寫竹還須八法通,若也有人能會此,須知書畫本來同。」

[9] 俞劍華 :《國畫研究》廣西: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58月第一版,頁50

第二節.六法 氣者,心隨筆運,取不惑。」所謂心隨運者,豈心為筆使乎?非也。蓋畫者在下筆之始,心中原有一股蓬勃積之氣,無可發泄,借筆墨以泄之。…元氣淋漓,行乎其所不行,止乎其所不止。…雖任意揮灑,若不經意,而實有一種精能之氣,寓於其中,左右逢源,隨手拈來,旨成妙締,故能『取不惑』。)

[10] 林木 :《筆墨論》上海:上海畫報出版社,20028月第1,頁89

第四節、文人畫的風格特徵.四、空靈 / 龔賢《畫訣》章法的虛白.筆墨的簡淡 為了追求空靈的效果,文人畫家們採取了多種手段。借煙雲的表現而為之就是其中之一。宋代米氏父子的米點山水正是由如滃郁恍惚,若有若無的情趣而受到歷代畫家的重視,……)

[11] 施宣圓、李春元主編:《中華文化之謎》上海:文出版社,20032月第4之印刷,頁224

是張還是王維?水墨山水畫的始創者是王維嗎

[12]摘自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系友會官方網站 http://www.alumni.cuhk.edu.hk/aafaa/artwork/jor%20y%20f.htm左燕芬:1975年中大藝術系畢業。曾留學日本研究美術教育,後轉南斯拉夫留學。於香港、日本、南斯拉夫多地舉辦十多個個人畫展。為資深中學美術教師,美術教育工作者。主辦香港兒童水墨畫會,舉行多次香港兒童水墨畫展並致力推動兒童水墨畫教學新嘗試。左燕芬認為創作乃生活經驗凝聚昇華,幻化成胸壑中之山水,有如夢魘,既深刻難忘,更令人又驚又喜。作品示例:作品示例:《瀑布印象之二》水墨紙本270 x 68厘米,2007

[13] 見區大為畫作《空谷泉聲》34.5 x 137cm2010年)、《山靜似太古》181cm x 90cm2012年)來源:雲山筆墨:區大為的藝術展覽,於2019124日至2019330期間假香港新美術館舉行

[14] 王耀庭 :《中國繪畫賞鑑》香港:三餘堂有限公司,199812月香港第1,頁26

第二章、別有天地在人間 國畫的意境:1. 山水畫的意境

[15] 鄭午昌 民國學術經典.中國史系列:中國畫學史全》(北京:東方出版社,2008年第1,頁255

文學化時期:第十一章.明之畫學 浙派:戴文進;吳派:趙長善;蘇松派:趙左

[16] 何慕文Maxwell K. Hearn)著石靜 譯:如何讀中國畫.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中國書畫精品導覽》(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12月第1,頁28-29

5. 山水有情.北宋郭熙《樹色平遠圖》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