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文文庫】

中國的人文精神

方世豪(香港人文學會會長、新亞研究所哲學組博士)

內文摘錄:唐先生認為要說中國的文化精神,根本上可以一言以蔽之,用一句說話簡單歸納,就是著重人的精神。中國古代有所謂三才天地人,人就是在三才天地人之中。天的原意,是指超越的天帝。地就是指物質的自然世界,即是一般所說的大自然。說中國文化是重人的精神。但說重人的精神,是不必否定有天帝的存在,也不必忽略物質的自然世界。而是說人的精神,可以向上貫通到天上,向下可到達地下,人能夠頂天立地,立足於宇宙之間。中國的道德倫理和哲學思想的核心,就是要指出人的尊嚴,維持人的尊嚴。

IMG_20230119_171537

唐君毅先生在《青年與學問》的書中,有一篇文章叫做《與青年談中國文化》。當年這篇文章曾經被選進教科書的範文中,成為一篇每學生都要讀的文章。有些學生會覺得有些困難,對中國文化可能仍然有些瞭解。現在就來說說關於這篇文章的內容,介紹一下中國文化的人文精神。

唐先生說,廣義的文化,包括:宗教、哲學、文學、藝術、道德、倫理、科學、政治、經濟和技術上發明,各方面也算是文化的內容。廣義的文化包含非常廣泛,但唐先生所說的中國文化,是說狹義的精神文化,也就是關於中國文化中道德、倫理、宗教、哲學、文藝方面的文化內容。不過就算只是說道德、倫理、宗教、哲學、文藝這幾方面範圍,內容仍然非常廣泛,所以唐先生就把要討論的範圍,局限在中國的道德、倫理、宗教、哲學、文藝的精神方面,而不是全部的文化內容。因為在這些精神中,有特別值得中國人注意的地方。所以唐先生不是要論述所有這些倫理、道德、宗教、哲學、文藝各方面的具體內容,而是說這些倫理、道德、宗教、哲學、文藝的文化精神。

唐先生認為要說中國的文化精神,根本上可以一言以蔽之,用一句說話簡單歸納,就是著重人的精神。中國古代有所謂三才天地人,人就是在三才天地人之中。天的原意,是指超越的天帝。地就是指物質的自然世界,即是一般所說的大自然。說中國文化是重人的精神。但說重人的精神,是不必否定有天帝的存在,也不必忽略物質的自然世界。而是說人的精神,可以向上貫通到天上,向下可到達地下,人能夠頂天立地,立足於宇宙之間。中國的道德倫理和哲學思想的核心,就是要指出人的尊嚴,維持人的尊嚴。

人有物質的身體,物質的身體會運動變化,而運動變化是根據物理學的定律。人是動物之一人,和其他動物一樣,同樣需要有物質的營養,和要求延續種族的生命,所以人有食色的本能。但人不只有物質的身體,也不只是動物。人和一般動物有所不同。一般動物,在中國以前稱為禽獸。人和一般動物不同的意思,中國以前稱為人禽之辨。中國的道德倫理思想、哲學思想,最重要的地方,也是在於人禽之辨。所以人禽之辨的意思,是首先要認清楚的。如果人要自覺自己,就要自覺自己有一些地方,和他人不同,我才是自覺真的我。同樣,人也必須自覺自己和禽獸有不同,即是和一般動物有不同的地方,人才是真的人。所以人禽之辨,是中國古代哲人數千年來一直念茲在茲,一直想要講清楚的地方。

究竟人禽之辨在哪呢?在西方哲學,很多人喜歡說,人是理性的動物。有人說,人是最似神的存在。有人說,人是能夠做工具的動物。有人說,人是有語言文字的動物。有人說,人是能夠用符號表達意思的動物。說法很多。中國古代哲人對人的說法,也不是完全一致。但是大體來說,中國古代哲人說的人禽之辨,都是結合情和理來說。人和禽獸的不同,在於他的性理,同時也在於他的性情。孟子說,人和禽獸不同,在於人有仁義禮智仁義禮智可以由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見到。由這心,就可以見到人性的至理,亦可以見到人性的至情。此外,中國先哲又喜歡由人倫、人道、人文來說人禽之辨。很少會著重人神相似來說,也很少專由人能夠做工具這些地方來說人禽之辨。這就表示中西文化精神的重點不是相同的。

中國古代哲人由人的性理、性情來說人禽之辨,他們所說的義理,常常極為精微。孟子講的仁義禮智。仁心,即是無私的、普遍的、惻隱不忍的心。正義,就是人格尊嚴的自覺。所以孟子用人不屑接受「嗟來之食」,和「所欲有甚於生者」來說。以公平正直之心待人接物,就是正義。禮敬,就是自己謙讓和對他人的尊重。智慧,就是明辨是與非。

人有仁心,所以能夠愛家人,愛國家,愛天下一切人,以至於對於禽獸,都是想看見生存而不忍看見死去。對於草木山川,都可以有情。到達極致,就是希望看到萬物生生不息,有參贊化育天地之心。

人有正義,有公平正直的心,就會要求他人和我都可以各得其所。又會要求人和人的平等,家和家的平等,國與國的平等,人的正義感可以無所不運。以實現各種平等的社會理想,維持社會秩序。人也可以為了正義,寧死不屈,表現驚天動地,鬼神的氣節。

人有禮敬,就能夠自己謙讓,尊敬別人。所以能夠尊敬父母,尊敬師長,尊敬聖賢豪傑,尊敬一切對人類文化有貢獻的人,以至於尊敬一切在我以外,包括我以前的古人,和我以後後來者。

人有智慧,就能夠辨別是非。所以能夠是是非非,善善惡惡,追求真理。人有智慧,也會對自己的過失、反省和懺悔,有改過的努力,對別人的過失也會批評和督察。人有智慧,也會有對他人的忠告、社會的輿論、法律的審判。

人的仁心,至於參與天地的化育,所以人可以補救自然天地的不足,人可以和自然的天地為

人的正義,至於犧牲生命而見到氣節,見到人在自然生存之上,有一種超自然生存的精神價值、精神生命。

人的禮敬,極致於尊敬一切人倫世界、人文世界中的人。尊敬,即是把人推舉向上。由尊敬人而形成的人倫世界、人文世界,就好像把人倫世界、人文世界推舉向上,而可以卓立於宇宙中。

人的智慧,極致於使他人和我都能夠不違反真理,同樣可改過遷善,使到人類社會進步無疆,指導人倫世界、人文世界悠久長存。

所以人有仁義禮智的人性,也就是人之所以能夠在自然的天地萬物世界之上,建立個人的世界的根據。這個人性也就成為人和禽獸截然不同的所在。

這個人和禽獸不同的所在,由開始點來說,可以說是很微小。但是這很微小的一點,就能夠壁立千仞。人的世界有無盡的莊嚴、神聖和偉大,都是由這個很微小的一點中流出。

中國的思想中,由孟子繼承孔子,指出仁義禮智是人之所以為人的特性。以後中國先哲講人禽之辨,大多數都是孟子的意思。即使有些不同,也無關大體。所以中國文化著重立人道的精神,也可以說由孟子而確立。

前往現代人文文庫: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