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文文庫】

現代社會的道德問題》

第七章:言者無罪——言論自由的必要性

劉桂標(香港人文學會課程部主任、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

劉桂標-倫理學07言論自由

作者案:多年前,筆者差不多同時擔任中文大學及人文學會的「現代社會的道德問題」課程(相當於一般的應用倫理學課程)的講者;在教學之餘,根據課堂筆記,以及與學生和網友的集體討論,寫成同名的一本著述。初稿曾在昔日本會主持Ourradio網上電台節目「通識看天下」討論區及本會Facebook分章分節公開分享,現在正式予以修訂,並呈本會現代人文網頁刊載,全書經修訂後將正式出版。

 

內容提要:

關於言論自由,許多人只想到它在社會、政治方面的好處——保障基本的個人權益,並容納不同的意見以令政府改善施政等。然而,它的好處遠不止此,如容許不同意見的人互相溝通,甚至互相攻錯,可以令全人類知識得以增加和改進;每個人的人格的自由自主性,得以保障和促進等。作者在本文中,除了論述言論自由的種種好處外,也釐清了言論自由的涵義,以及說明言論自由在什麼特殊情況下才可受到必要的限制。

關鍵詞:

倫理學 應用倫理學 權利 人權 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的好處 言論自由在特殊情況下的必要限制

 

精華摘錄閱讀:

本章分為三節:一、什麼是言論自由?二、保護言論自由的幾種理論,三、言論自由在特殊情況下的必要限制。

精華摘錄為本章第二節,作者從近、現代倫理學的觀點,說明保護言論自由的幾種主要理論。

 

欲閱讀全文,請訂閱人文學會Patreon,連結為: https://www.patreon.com/hksh

 

 

     保護言論自由的幾種理論

I            真理論

  為什麼我們需要有言論自由?就筆者所知,主要有三方面的基礎理論來解釋:真理論、民主論與自我實現論。這堨討論真理論。

  一種廣泛流傳的觀點認為,言論自由之所以應當受到保護,是因為表達受到的限制越少,或者言論越自由,就越有利於激發公眾追求真理的熱情,也越有利於對真理的發現。

  密爾(John Stuart Mill)在其所著《論自由》(On Liberty)一書中,主要從以下主要幾個方面論證了思想言論自由在增加知識、求取真理上的意義:

1.      若被壓制的意見是正確的,則壓制它就剝套了人們認識這個真理的機會。而那些否認這個意見有可能正確而去壓壓它的人,實際上假定了自己是不可能錯誤的。然而,世界上沒有所謂絕對確定性這種東西,壓制別人意見的人也不是不可能錯誤的。

2.      即使被壓制的意見是一個錯誤,它也可能,而且常常含有部分真理;而那些得勢的意見卻難得是或從來不是全部真理。所以,只有借敵對意見的沖突才能使真理有機會得到補足。

3.      即使公認的意見不僅是真理而且是全部的真理,若不容許它去遭受猛烈而認真的爭議,那麼接受者大多會象抱持一個偏見那樣來保持這個意見,對於它的理性根據就很少領會或感受。

  據此,我們可說思想言論自由是現代社會追求知識和真理不可或缺的手段。

 

II          民主論

  在近代自由主義者的社會契約理論裡,政府被認為是一種必要的惡(necessary evil),是為了避免人們因為利益的互相衝突而建立的公有管治形式。據此,政府除了以保障人權自由等必要工作外,不應干預人民的生活。而民意與輿論,是防止政府濫權的重要手段,後者須有言論自由為基礎。

  另外,民主決策的制定需要見多識廣的民眾,而後者不僅需要大眾傳媒自由報導與政府有關的各種資訊或消息,還需要通過大眾傳媒或其他途徑(比如像公園、廣場,或新近發展的網絡空間等公共論壇),就公共事務展開自由開放、充滿活力和沒有限制的討論。因此,言論自由與民主政治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繫。

 

III         自我實現論

  言論自由之所以應當受到保護,是因為營造自由、寬鬆和不受限制的表達氣氛不僅對社會有利,而且還有助於個體的自我實現。愛默生曾經說過,言論自由作為個體權利,還具有本體論意義上的正當性,因為個體存在的目標和意義,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其作為人所具有的個性和潛能在其所生活的社會生活中的彰顯程度和發揮程度。個體越能夠通過言論、出版和他所喜歡的其他方式表現自我,自我價值的實現程度就越高,反之則越低。而要達到個體最大限度的自我實現的目標,個體的思想、表達就必須是自由的。

閱讀全文,請訂閱人文學會Patreon。連結為:

https://www.patreon.com/hksh

前往現代人文文庫: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