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文文庫】

《德性之後》導讀(一)

曾瑞明(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前兼任講師、香港大學哲學系博士)

 

提要:

本文是「《德性之後》導讀」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作者在本文中,概述了本書的首兩章的主要內容。

曾瑞明-德性之後導讀1

 

內文摘錄:

麥金泰爾想我們重視歷史在哲學的重要。他在這本書正是用了歷史跟哲學相互聯繫的方法。一方面,他陳構了德性觀念在不同社會和時空的變化,另一方面,他又提出哲學上我們該怎樣理解德性(virtue)。這種方法相信對受分析哲學影響的讀者,會很不習慣。然而,麥金泰爾在本書其中一個開火對象正是分析哲學。分析哲學做哲學的方法是不用理會歷史,只看論證(argument)的強弱。麥金泰爾則很強調理解,他指出分析哲學的做法並不能真讓我們明白道德語言的意思。

當情緒主義以為自己是透過論證證明了這好像放諸四海皆的道理,麥金泰爾就對情緒主義作歷史考察。他指出它其實是源於1903年以後英國對道德的語言的看法,而道德語言不是本身一直如此。他追溯劍橋哲學家摩亞G.E. Moore)的直覺主義(intuitionism),那把善(good)視為非自然的特質(non-natural property),因此只能透過直覺把握。這當然不利於理性討論,也難以在客觀驗證了。但是,這其實也只是劍橋哲學家們的相互繼承,他們本身也受時代風潮影響。如果我們不看歷史,只看他們的論證,其實只見樹而不見林。

 

 

正文:

麥金泰爾的《德性之後》在1981年出版,對德性倫理學和社群主義的思潮發展影響深遠。然而,這本書是一部大書,風格也跟一般哲學論文或書藉大不相同。這系列的文章,是將本書的中心思路,和筆者閱讀的一些心得與讀者分享,相信對一般讀者自行讀這本書有一些幫助。

 

麥金泰爾在第一章跟我們作了一個思想實驗。想像我們突然經歷大災難,自然科學家被責備導致這情況,因此出現對科學界的大破壞,科學知識被揚棄。但後來人們卻想重現科學,他們做的仍是科學嗎?麥金泰爾認為是。但在這他是想我們跟道德作比較。道德若失去了歷史,我們做的並不是對道德觀念有真正的理解。科學家則不用懂科學史才能做科學。

 

麥金泰爾想我們重視歷史在哲學的重要。他在這本書正是用了歷史跟哲學相互聯繫的方法。一方面,他陳構了德性觀念在不同社會和時空的變化,另一方面,他又提出哲學上我們該怎樣理解德性(virtue)。這種方法相信對受分析哲學影響的讀者,會很不習慣。然而,麥金泰爾在本書其中一個開火對象正是分析哲學。分析哲學做哲學的方法是不用理會歷史,只看論證(argument)的強弱。麥金泰爾則很強調理解,他指出分析哲學的做法並不能真讓我們明白道德語言的意思。

 

他在第二章就拿情緒主義(emotivism)來大書特書。情緒主義認為我們在道德上的爭議,並沒有理性的方法解決。我認為某行為是錯,也只是表達我的情感而已。這,不就是這時代大家對道德主流看法嗎?道德是主觀的。

 

當情緒主義以為自己是透過論證證明了這好像放諸四海皆的道理,麥金泰爾就對情緒主義作歷史考察。他指出它其實是源於1903年以後英國對道德的語言的看法,而道德語言不是本身一直如此。他追溯劍橋哲學家摩亞G.E. Moore)的直覺主義(intuitionism),那把善(good)視為非自然的特質(non-natural property),因此只能透過直覺把握。這當然不利於理性討論,也難以在客觀驗證了。但是,這其實也只是劍橋哲學家們的相互繼承,他們本身也受時代風潮影響。如果我們不看歷史,只看他們的論證,其實只見樹而不見林。

 

當然,麥金泰爾這種部份歷史,部份哲學的做法,會否有混淆哲學與歷史的嫌疑?我們以為,哲學重理由,歷史重因果,若將它們連結在一起(麥金泰爾顯然並不是寫哲學史),會否將實然變成應然,現實即合理/不合理?他面對的問題,也是黑格爾等把哲學跟歷史聯上的哲學家會遇到的。

 

比如麥金泰爾對分析哲學的批評,似乎建基於歷史描述,讓我們明白那只是各種偶然和社會環境造成的思潮。但對於情感主義當中的論據,他就沒太花筆墨,可能他覺得不值得。但著眼於「哲學」這部份的人,定必感到不是味兒。

 

前往現代人文文庫: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