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文文庫】

由仁者不憂言孔顏樂

方世豪(香港人文學會會長、新亞研究所哲學組博士)

內容介紹

北宋時,讀書人考科舉,志在做官,考中便可做官,成為世俗人讀書的目的。周濂溪教人讀書則說:應從志在聖賢入手,啟發人嚮往聖賢之志。而令二程思考孔子和顏回樂在何處,或所樂何事。但到底孔子的樂,可以有甚麼層次的意義呢?本講會由孔子自己的說話來看孔子的樂有甚麼意義。

IMG_20230129_092049

內文摘錄:

6.德行不是追求快樂的手段

宋儒周濂溪告訴二程,以尋找孔顏樂處為工夫。「昔受學於周茂叔,每令尋顏子、仲尼樂處,所樂何事。」《二程集卷二上》但這個孔顏樂處究竟在哪,也不容易說。

孔顏樂處,自然一定和孔子顏淵的德行相關。但這不是說,孔顏的德行只在於得到快樂,像西方的快樂主義哲學。快樂主義視人的德行,只是追求自己和他人快樂的手段。

孔顏樂處,也不是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的,以德行為得到幸福的方法。也不是西方宗教和康德哲學中的看法,認為幸福,是人生前有德行,而死後得到報償。孔顏樂處,只是看人能不能由德行工夫而達到快樂,以此作為德行工夫的效驗。

所以修養德行、為學,而未達到快樂的境界,常常見到是,工夫仍有未完成的。所以這個快樂,不可以說是德行的報償。德行也不是追求快樂的手段。快樂,只是德行完成滿足的效驗,本身也是一個德行。

7.圓德之德而有長樂

人的德行能做到圓滿,能夠自己受用,自己感受到,然後就有「長處樂」。這種「長樂」作為德行,就好像人由直道而行或曲而成德,再返回人自身。成為人自己所受用,所感受,自己流行在有德者生命之內,由此而成快樂。姑且可以稱為圓德之德。有這種長樂的圓德,正是求學者很不容易做到的。

閱讀全文,請訂閱人文學會Patreon。連結為:

https://www.patreon.com/hksh

前往現代人文文庫: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