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文文庫】

《德性之後》導讀(六)

曾瑞明(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前兼任講師、香港大學哲學系博士)

 

提要:本文是「《德性之後》導讀」系列的第六篇文章。作者在本文中討論了本書第十和第十一章。作者認為,第十章是麥氏講述古代英雄時期的德性觀,後者主要是將人們的行為而不是內心作為道德評價的標準。第十一章是接著講古代雅典的德性觀,後者與英雄時期的重要差異,是不認為各種德性是相一致的,故此,這時候也出現了相對主義的觀點。

曾瑞明-德性之後導讀6

內文摘錄:

在第十章,他指出了故事(story)作為道德教育的重要。人們透過傳奇(saga)、史詩(epic)等去了解一個英雄擁有的特質。雖然,這些故事未必真有其事,但卻也盛載了人們的歷史記憶和理想。

英雄式的社會,每個人都有清楚界定的角色和身份。人們知道自己是誰,也知道人他對其他人,和其他人對他的責任。評價個人,只需要看他的行為,而不用探索他的內心世界。良心,並不是道德上需要的概念。而且道德跟社會結構是一致的,評鑑就不過是社會事實的問題。

在第十一章,麥金泰爾就談德性在雅典(Athens)的差異。

在雅典,人們並不認為德性是很一致融貫的。辯士(sophist)就提出相對主義,悲劇家則提出衝突會無可避免地發生。然而,亞里士多德則奉持德性的一致理論,他們會認為有一宇宙的秩序,去讓德性處於和狀態。

這當然不容易接受。因為德性之間是會有相互衝突的,比如慎言跟直率就不是可以並存的。但亞氏要支持這看法,也不是沒有理由。因為一旦德性可以有內在衝突,那就會如悲劇家描寫的人生一樣,會出現情義兩難存的局面,只能仰賴神明,而不會是美好人生。為了說明德性能幫助我們獲得美好人生,德性自然要和諧並存了。

正文:

第十至第十二章,麥金泰爾闡述德性在古代社會的變化。在第十章,他指出了故事(story)作為道德教育的重要。人們透過傳奇(saga)、史詩(epic)等去了解一個英雄擁有的特質。雖然,這些故事未必真有其事,但卻也盛載了人們的歷史記憶和理想。像我們中國的堯舜傳說,就樹立了人們對理想帝皇的想像。

在英雄式的社會,每個人都有清楚界定的角色和身份。人們知道自己是誰,也知道人他對其他人,和其他人對他的責任。評價一個人,只需要看他的行為,而不用探索他的內心世界。良心,並不是道德上需要的概念。而且道德跟社會結構是一致的,評鑑就不過是社會事實的問題。

在英雄社會的人,會清楚區分自己人跟陌生人。對自己人,可以為他生和死。若沒有勇氣這樣做,就是失卻了榮譽,若能做到,則能享受友情。這是無可逃避的要求。若一個人不按著這邏輯行動,其實跟在社會消失了沒有分別。但要做到一個「英雄」,則需要各種德性,包括體力(physical strength)、勇氣(courage)和智慧(intelligence)。這都是達到卓越(excellences)的條件。但在這種社會,人是很脆弱的,在死亡面前也十分無助。

在第十一章,麥金泰爾就談德性在雅典(Athens)的差異。雅典跟英雄社會不同,不只是講血緣,也沒有了皇帝,而是一個城邦(city-state)。相比於英雄社會的人可以一往無前,清晰自己的行動。悲劇家索福克里斯(Sophocles)就指出我們面對的是無可處理的衝突。索福克里斯在我們身份以外,提出了作為一個人應該做什麼。這就跟身份製造了一個距離,我們可以質疑自己所作所為。我們也未必能跟城邦和諧︰為了做一個人,我必須背離城邦要我作的。

另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德性會否有衝突有什麼哲學的重要性?這會如何影響麥金泰爾的理論?麥金泰爾也指出在雅典,人們並不認為德性是很一致融貫的。辯士(sophist)就提出相對主義,悲劇家則提出衝突會無可避免地發生。然而,亞里士多德則奉持德性的一致理論,他們會認為有一宇宙的秩序,去讓德性處於和狀態。這當然不容易接受。因為德性之間是會有相互衝突的,比如慎言跟直率就不是可以並存的。但亞氏要支持這看法,也不是沒有理由。因為一旦德性可以有內在衝突,那就會如悲劇家描寫的人生一樣,會出現情義兩難存的局面,只能仰賴神明,而不會是美好人生。為了說明德性能幫助我們獲得美好人生,德性自然要和諧並存了。麥金泰爾要復興亞里士多德的倫理學,又可以怎樣解決這問題呢?在下一章,他就討論亞氏的倫理學,我們就可以更清楚他的處理。

然而,我們在這堳o更能看到尼采的洞見。若我們學到人生是充滿矛盾和衝突,就會尋找希臘悲劇傳統。但像麥金泰爾那樣不喜歡尼采的,當然是回歸柏拉圖和蘇格拉底那理性傳統了。

尼采,還是麥金泰爾?

前往現代人文文庫: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