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文文庫】

《德性之後》導讀(八)

曾瑞明(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前兼任講師、香港大學哲學系博士)

提要:

本文是「《德性之後》導讀」系列的第八篇文章。作者在本文中討論了本書第十四、十五章,並認為這是全書最重要的理論部分。在這兩章,作者指出,麥金泰爾一方面認為傳統的德性觀念,看來人言人,然而,當中可找到共通點,就是德性可從實踐、敘事自我和傳統來理解。另外,要理解人的行為,須有一對其一生的敘事歷史來理解。最後,麥氏在這也提出了社群主義的看法——人不可以將自己與社群割裂,並進一步與傳統接上,這樣才可以對人生與德性有所了解。

曾瑞明-德性之後導讀8

內文摘錄:

第十四和第十五章可說是全書最重要的理論部份。麥金泰爾企圖回應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有這麼多不同的德性觀念,我們並沒有一個理論框架可以將它們包容。荷馬重戰士,亞氏重君子,新約推謙遜,奧斯汀忠誠,富蘭克林則叫我們要潔淨、沉默和努力。各家各派的德性,有共通點嗎

麥金泰爾認為他們都是追求美好人生。若如此,我們可以框架將它們收納。他提出了實踐(practice)、敘事自我(narrated self)和傳統(tradition)這幾個概念來理解德性。首先,實踐是我們可以追求內在價值的東西。

另一方面,我們要理解個人的行為,並不能將其孤寡地詮釋。我們必須找到當中的脈絡,有前文後理。故此,要理解個人,並不能如存在主義者那樣,把人看成是片刻的存在,或者如分析哲學家把人的行動或意向還原至個別動作,而必須有一對其一生的敘事歷史(narrative history),這樣才能理解或詮釋這個人是做什麼。

最後,麥金泰爾提出了一個「社群主義者」式的看法︰我們若將自己看成與歷史或社群割裂,就不會以為我們要為前人所作的事負責。

 

正文:

第十四和第十五章可說是全書最重要的理論部份。麥金泰爾企圖回應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有這麼多不同的德性觀念,我們並沒有一個理論框架可以將它們包容。荷馬重戰士,亞氏重君子,新約推謙遜,奧斯汀祟忠誠,富蘭克林則叫我們要潔淨、沉默和努力。各家各派的德性,有共通點嗎?

麥金泰爾認為他們都是追求美好人生。若如此,我們可以一框架將它們收納。他提出了實踐(practice)、敘事自我(narrated self)和傳統(tradition)這幾個概念來理解德性。首先,實踐是我們可以追求內在價值的東西。比如下棋,我當然可以是為了名利這些外在價值。但若我要享受下棋,就要有一些德性比如堅毅,不怕輸,才能達到目標。麥金泰爾認為實踐跟制度(institution)是不同的,後者可以令人腐化,但前者則是令追求善得以可能的東西。

另一方面,我們要理解一個人的行為,並不能將其孤寡地詮釋。我們必須找到當中的脈絡,有前文後理。故此,要理解一個人,並不能如存在主義者那樣,把人看成是片刻的存在,或者如分析哲學家把人的行動或意向還原至個別動作,而必須有一對其一生的敘事歷史(narrative history),這樣才能理解或詮釋這個人是做什麼。一個人是其一生的總和,也只有在一個人終結了一生,我們才能對他人生是否美滿作出評價。我們不會因為一個人在愉悅狀態,就斷定他是幸福的。

最後,麥金泰爾提出了一個「社群主義者」式的看法︰我們若將自己看成與歷史或社群割裂,就不會以為我們要為前人所作的事負責。後納粹出生的德國人,是否無需理會過去的歷史?若答案是否定的話,那我們則必要跟自己的傳統接上。德性就是在實踐,個人在一生追求跟其傳統有密切關係的,因為就是這些觀念,才令德性有著目的。

麥金泰爾這處理當然有其原創性,但也帶來不少哲學問題。第一、麥金泰爾這一套是怎樣跟亞里士多德的一套吻合?亞氏會同意麥金泰爾那三個只有形式的觀念嗎?麥金泰爾表明我們不需要接受亞氏的生物學,但這令人懷疑麥金泰爾在哪程度上是亞里士多德式的德性倫理學。第二、實踐跟傳統並不意味道德或者善。麥金泰爾也同意有邪惡的實踐,這令人疑惑在麥金泰爾的理論堙A什麼可作為善的依據。第三、麥金泰爾這理論,是否真的能容納各種德性觀?恐怕這種容納只是將德性的具體內容忽略掉了,而令我們有共通點的錯覺。不過,麥金泰爾提出的觀念,的確令處於自由主義框框的理論者,有了一個全新的理論視域︰故事、歷史和傳統,這些作為理解人的重要概念。

前往現代人文文庫: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