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文文庫】

周代宗法制度合家庭社會政治道德以為

方世豪(香港人文學會會長、新亞研究所哲學組博士)

內文摘錄:但是中國周代封建制度建立之後,在春秋前,封建諸侯間都很少互相戰爭。因為古代常常怕人民太少,很多土地等待開發。所以平民謀生之道較容易,人民也有運用精力的地方。所以階級對峙關係比較不緊張。承平日子長久,生產增加,階級間的貧富地位懸殊,會日趨沖淡。而且周代封建制度本身,也有一巧妙的地方,可以使封建諸侯不相爭,而維持天下一統之勢。這就是封建制度和宗法制度結合。王國維先生的《殷周制度論》就是這個意思。

正文:

關於中西文化起源的不同,除了由宗教精神來看之外,也可以由中西哲學的起源不同來證明。

在印度和希臘哲學,最初興起,都是由於古代傳統宗教文化的解體,懷疑思想的興起和新舊文化思想的衝突。所以近代討論中國學術文化史,常常用西方和印度的方式來說明,所以由夏曾佑(維新派學者)、梁啟超、胡適、馮友蘭以來,說到中國哲學的起源,大多數會著重說明:中國古代鬼神術數怎樣被先秦哲學所取代,到孔老時代,就有懷疑思想批判精神,人民有怨天思想。又有貴族腐化沒落的情況出現,平民階級怎樣逐漸開始興起,士人如何獨立,由此表示劃時代的轉變。這種說法,也有理據和事實證明。

但根據以前的舊說法不是這樣的。由《莊子天下篇》開始,到劉向、劉歆父子、班固,直至清代章學誠,討論先秦學術的起源,都著重說明先秦學術怎樣承繼周代文化精神而生起。清末龔自珍的《古史鉤沉》,民初歷史學家張爾田的《史微》,政治家江讀巵子言》,都仍然繼承這種舊說法。我們今日若果平情而論,覺得仍然應該根據舊說為本,說明先秦哲學怎樣由以前的舊文化生活中生起,而表現出一種新的精神。

我們之所以仍然歸於依照舊說為本,來說中國哲學的起源,是因為我們以為中國古代社會,其實未有好像希臘、印度的階級利害的劇烈矛盾。也沒有好像他們有新興哲學和傳統宗教文化的明顯衝突。希臘哲學興起時,社會有自由民,商人階級,和人口大部分的奴隸階級。印度哲學興起的時候,社會有截然差別的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四階級。有人說印度宗教思想的輪迴,就是由於生前所處的階級固定,所以只有靠死後輪迴而求轉生。這些都和中國諸子興起時代中國社會的情形不同。

在周代封建制度下,貴族和庶民可以說是兩個階級,但是貴族和庶民之間,階級利害的衝突,並不好像希臘、印度階級利害衝突的嚴重。凡是古代貴族階級的成立,大多數由於曾經成為戰爭中的勝利者。貴族階級的權力,常常由戰爭頻仍而增加,或和其他國家戰爭,從而增強勢力,使到可以繼續維持統治的地位。印度古代也未曾統一,哲學興起的時候,正是戰爭頻仍的世代。希臘各個小邦也是互相獨立,常常在戰爭的情勢中,所以下層階級和平民階級所受的壓迫不容易解除。社會階級間的緊張關係,常常存在。

但是中國周代封建制度建立之後,在春秋前,封建諸侯間都很少互相戰爭。因為古代常常怕人民太少,很多土地等待開發。所以平民謀生之道較容易,人民也有運用精力的地方。所以階級對峙關係比較不緊張。承平日子長久,生產增加,階級間的貧富地位懸殊,會日趨沖淡。而且周代封建制度本身,也有一巧妙的地方,可以使封建諸侯不相爭,而維持天下一統之勢。這就是封建制度和宗法制度結合。王國維先生的《殷周制度論》就是這個意思。

宗法制度是封建制度下的繼承制度,以用來區別嫡庶,劃分大宗、小宗。《春秋公羊傳》:「立子以貴不以長,立以長不以賢」。嫡庶分別,以長幼區分,不是以賢能區分。王國維:「任天(決定嫡庶的天命)者定,任人者爭,定之於天,爭乃不生」。(由天任命會安定,由人任命會有紛爭,由天決定,紛爭就不出現。)

大宗百不遷,小宗五而遷(自立一家,不再是親族成員)。這個宗法制度,有百不變的宗族,作為社會一貫的、不變的統一原則。有五而遷之小宗,作為社會的變遷,有橫的統一原則。宗法制度教人,為臣下的人,敬祖先,敬宗子,敬國君,敬天子。教為君者,敬天,敬祖宗,以愛同宗的族人,愛百姓而安庶民。由此而結合家庭情誼、社會組織、政治系統、宗教情操而為一,禮樂文化使人心安定,而天下容易趨於安定。

所以《禮記大傳》:「自仁率親,等而上之,至祖。自義率祖,順而下之,至於(音尼,祖廟)。是故,人道親親也。」(從仁心講到親人,從父親開始逐代上推,以至於祖先。從道義講到祖宗,從祖宗開始逐代下推,以至於祖廟。所以,人道就是愛父母親人。)

「親親故尊祖,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收族故宗廟嚴,宗廟嚴故重社稷,重社稷故愛百姓,愛百姓故刑罰中,刑罰中故庶民安,庶民安故財用足。」(愛父母,就會尊敬祖先。尊敬祖先,就會尊敬祖宗。尊敬祖宗,就會團結族人。團結族人,就會尊重宗廟。尊重宗廟,就會重視社稷。重視社稷,就會愛護百姓。愛護百姓,就必然會刑罰公正。刑罰公正就會使百姓安寧,百姓安寧,就會財用充足。)

《禮記祭統》:「忠臣以事其君,孝子以事其親,其本一也。上則順於鬼神,外則順於君長。」(忠臣事奉國君,孝子事奉雙親,忠孝的來源根本是一樣的。對上則順著鬼神,對外則順著君長)

《國語楚語下》:「祀所以昭孝息民、撫國家、定百姓也,不可以已。」(祭祀是用來顯明孝道,使人民休養生息,扶持國家,安定百姓,不可以停止。)

「以昭祀其先祖,肅肅濟濟,如或臨之于是乎合其州鄉朋友婚姻,比爾兄弟親戚。是乎其百讒慝合其嘉好,結其親昵,億其上下,以申固其姓。」 (隆重祭祀祖先,恭恭敬敬,濟濟一堂,如同神靈降臨。這時會合在各處親朋好友,兄弟親戚互相親近。於是消除各種糾紛,去除怨恨邪惡,和諧友好,團結親近,上下安寧,發展鞏固自己的族姓)

「其誰敢不齊肅恭敬致力神!民所以攝固者也。」(誰敢不嚴肅恭敬為神出力呢!民眾靠祭祀來維持鞏固。)

《中庸》:「明乎郊社之禮、嘗之義,治國其如示諸掌乎!」(明白祭天和祭地之禮,明白大祭和四時之祭的意義,治理國家就好像看手掌那樣容易!)

說祭祀的意義。即是孔子的「祭神如神在」,不是說鬼神本來不存在,而在祭祀時假設為存在。而是人在祭祀時,要思想先人的位置,先人之禮,先人的音樂,先人尊敬的人,先人親愛的人等,思想時視之為仍然存在。而不是想像、推測先人的鬼神在陰間的存在狀態是怎樣的。只想先人在陰間怎樣存在,便是心靈有所夾雜,不是真正的德行。只有純粹的回憶和純粹的誠敬,才令人的心靈真正感通而到達先人。明白這種純粹的誠敬,由祭禮做起,擴充起來,便可以治理國家。

《論語學而》:    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有子說:「做到孝弟,卻好犯上的人,極少。不好犯上,卻好作亂的人,絕對沒有。君子首先要從根本做起,有了根本,道就能流行。孝弟,就是仁的根本!」)

這類說話是後人所說,用意都是在指出,周代的禮教、宗法制度,是要結合家庭、社會、政治、道德、宗教的精神而為一,才可以安定天下。

前往現代人文文庫: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