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社會的道德問題》

第一章:中西倫理學的主要學說

劉桂標(香港人文學會課程部主任、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

 

 

作者案:多年前,筆者差不多同時擔任中文大學及人文學會的「現代社會的道德問題」課程(相當於一般的應用倫理學課程)的講者;在教學之餘,根據課堂筆記,以及與學生和網友的集體討論,寫成同名的一本著述。初稿曾在昔日本會主持Ourradio網上電台節目「通識看天下」討論區及本會Facebook分章分節公開分享,現在正式予以修訂,並呈本會現代人文網頁刊載,全書經修訂後將正式出版。

 

內容提要:

在第一章中,作者對中西倫理學的三大學派——功利主義、義務論及儒家倫理學的主要觀點加以闡釋和論衡,以當中的主要反省,作為本書討論現代社會道德問題的出發點。

關鍵詞:

倫理學 功利主義 義務論 儒家倫理學

精華摘錄閱讀:

本章分為三節:一、西方倫理學中的功利主義,二、西方倫理學中的義務論,三、中國倫理學中的儒家思想。

精華摘錄為本章第三節,講述儒家倫理學的主要觀點,以及作者對其評論。連結為:

欲閱讀全文,請訂閱人文學會Patreon,連結為: https://www.patreon.com/hksh

 

     中國倫理學中的儒家思想

I              性善論的主要內涵

  儒家的倫理思想,建基於性善論的主張,以為人的本性是善的,這種善的本性,又稱為本心、仁心、良心和良知等,是一切道德行為的終極基礎。至於所謂善,依儒家用語,指「至善」,即絕對的價值,不是一般的、經驗意義的善,故不與經驗意義的惡相對。故明儒王陽明說「無善無惡心之體」,「無善無惡」即超越一般的善惡,並非在價值上是中性之義。

  孟子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孟子.公孫丑上》)

  這堙A「端」指端倪、開端,「四端」可說是指道德本心呈現的四個基本方向。依孟子,仁、義、禮、智分別與惻隱、羞惡、辭讓及是非相對應,前四者是從理(道德原理)的方面指謂本心,後者是從情(道德情感)的方面指謂本心。仁(惻隱)心指不忍見他人受到苦難的同情心;義(羞惡)心指對於罪惡行為感到羞恥的心;禮(辭讓)心(此心有時又稱為恭敬之心)指對別人謙讓及尊敬的心;智(是非)心指辨別善惡是非的心。

  當中,以惻隱之心最為突出,最易為人所體會,因此,孟子往往以此心概括其他三端。他又稱此心為「不忍人之心」。對於人有此心,孟子曾作出著名的論證(非西方哲學意義的論證,而是一種體驗式的證明,即體證。):

  「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孟子.公孫丑上》)

  這堙A孟子從孺子入井的情景中具體指點出人的惻隱之心,它是不假思索的、不容已的,借用西方哲學的術語來說,它是無條件的(unconditional)。因此孟子說「三非」:並非是為了結交小孩的父母,並非是要在鄉人朋友前得到好名聲,也並非是怕自己的聲譽受損。

  孔子說:「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論語.述而》)他這埵p此說仁,已有日後孟子講「仁義內在」的意思,因為說仁離人不遠,明顯蘊含著「它是內在於人,為人所本有的」的意義。孟子將這個意思說得更清楚,他說:「仁義禮智,非外鑠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已矣。」依此,善性是內在而固有的,問題只是我們是否將它自覺地呈現出來。在這個意義下,儒家講仁義內在與西哲康德所講意志自律的意義有其相近之處,雖然後者的意義其他方面與儒家講「仁義內在」亦有不同之處。兩者的共通之處在於:道德的終極標準內在於主體,是不假外求的;一切從外面張皇回來的東西都不能是真正的道德的基礎。

  孟子說善性是人所固有的,尚有一層意思,是指它是先驗的,並非通過後天的經驗而獲得的。因此,孟子亦曾說:「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者;及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孟子.盡心上》這堙A孟子說的良能和良知也即是善性,而它是「不學而能」,「不慮而知」,意即它並非通經驗而得來。

  這種人所固有的善性,亦是人與其他動物的主要區別所在,因此,孟子有所謂「人禽之辨」的說法:「人之所異於禽獸者幾希,庶人去之,君子存之。」人與其他動物所不同的就是那一點點,即人有良心而動物沒有。至於在人的方面,君子與庶人,亦即有道德的人與無道德的人的分別,只是前者將固有的良知實現出來,而後者則摒棄不用,並非前者有良心而後者沒有。

  儒家將道德的基礎置於善性的說法,是一種仁義內在的觀點,即道德原則源於道德主體,在此義下,可說與義務論將道德基礎置於道德理性的說法若合符節。

 

II             儒家倫理學的評論

1            儒家倫理學的限制

  傳統儒家的哲學語言相對於西方哲學語言來說,往往不夠清晰和準備,而且邏輯性也較弱;這妨礙了她在現代社會的流行。

 

2            儒家倫理學的貢獻

  儒家近於義務論而與功利主義有較大的距離,因為儒家素來有「義利之辨」及「仁義內在」之說。然而,一義下,儒家可說有兩家的優點而沒有其缺點。

  首先,儒學有進於義務論之處,在於其具體的普遍性或即經權性的觀點,可補充義務論的抽象的普遍性的不足,並因此而可解決義務衝突問題。

  例如,曾有論敵質疑孟子講道德的普遍性,他以設想性的兩難情況欲令孟子遭遇理論的困難──當嫂子遇溺時,我們應否救她?如果救她,則會違反男女授受不親的禮分,但如果不救,則變成見死不救。孟子以「執中無權猶執一也」回應,意即講道德原則如果不因應具體情況而作調節,則是執一廢百。這回答明確表示了男女授受不親雖是道德原則,但在嫂子遇溺的情況下,則其緩急輕重不及救人。由此可見,道德原則雖因應具體情況而變化,而非一成不變,這種說法,可說承認了道德原則的具體普遍性,比康德講道德原則的抽象普遍性更進一步。由此,因為兩難情境中不同的義務可有不同的比重,故此,此義下也可說能解決義務論不能解答的義務衝突問題。

  儒家另一有進於義務論的地方,在於她承認功利的道德地位。例子,依《禮記》、《孔子家語》等記述,曾子曾被其父親體罰而受傷,曾子以為他接受父親體罰是孝的行為,但孔子卻反而說「小杖則受,大杖則走」,意思指父親以小杖體罰時可接受,以大杖體罰時則應逃避,不應愚孝。由此可見,行為的後果也是儒家講道德時所孝慮的,而不是如義務論的完全排斥。

  至於儒家有進於功利主義的地方,在於類似康德區分道德與幸福,講義利之辨,將道德與利益區別開來,這就避免了功利主義完全將功利與道德混為一談的毛病。

  總而言之,依上文對中西倫理學三大派——功利主義、義務論和儒家倫理學的分析,可見三派

各有其優點與不足;故此,應是互相補足,而不是互相排斥。

 

※前往人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454023770265849


回 現 代 人 文 首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