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哲學︰由艾倫•迪波頓的《論愛》(On Love 說起(中)

曾瑞明(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前兼任講師、香港大學哲學博士)

 

提要:

本文以夾敘夾議的方式,闡發當代英國哲學作家艾倫•迪波頓(Alain de Botton)的愛情哲學。

內文摘錄:

一些人會說,愛其實是很原始的事,只是性追求的掩飾,我們就談到了靈與肉(mind and body)的問題。
擁抱、接吻,交纏似乎是愛情中人不可或缺的活動(很少情侶的活動只是捉飛行棋、波子棋吧!),當二人赤身相對時,始乎回到阿當夏娃那個伊甸園。迪波頓說得妙,他說哲學家在睡房跟在夜總會一樣可笑(在酒吧或咖啡店較配合),因為這些地方的重點是身體,而不是心靈和思想。愛慾的重點也不在思想,而在身體。在投入性愛的時間,思想是停止的。愛情是笛卡兒「我思,我在」的敵人。
然而思想和意識始終不能被排除,迪波頓應該是想說法國哲學家沙特(Paul Sartre)在《存有與虛無》那偷看的例子吧。他在小說第四章提到敘事者跟克蘿伊共赴巫山(多古雅的說法!)後,發現房間有一面鏡子。……
沙特的例子則是,在鎖眼中偷看他人,若被偷看的人沒有注意到你的偷看,你是無意識的,自由的。但當其他人發現你在偷看,你就會有羞愧而意識到自由受限制。我們害怕在他人赤身露體,其實就是知道有其他人,若沒有其他人,赤裸有什麼問題?所以情侶間身心結合,的確是一種自由自在的經驗。然而人有意識,就算在性愛中,仍可以有主客對立,不一定是水乳交融。甚至可以有德哲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所說的有主和奴的關係,這與浪漫主義所想的結合(merging)當然相對,但那一種模型(model)更貼近愛情中的關係呢? 

 

正文:

在愛中的人大概都享受自己可以真情流露。但我們或許忘記了自己是何掩飾自己真我,來討好自己心中的男神和女神。我們說每一句話的目的,似乎都是為了要討好那個我愛的人,而不是說自己心婺隉C這顧慮是全方位的,無論是政治立場、衣著選擇、食物口味、讀書興趣,我們都會想︰/她會怎樣想?他/她喜歡這個「我」嗎?

 

在《論愛》第三章談到「真實性」(authenticity)就很有趣。我們在弄虛作假的時間,卻希望對方能展露真我,並以此作為「他/她愛我」的其中一個證明。他跟我說這麼多自己的事,大概是對自己有意思的,否則不會……

 

為了得到愛,但要壓抑真我,你會怎樣選擇?

 

很多人會選擇放棄自我,得到了才原型畢露,當然,這是另一個悲劇的開始。

 

愛情哲學會問的可以是,愛情又扭曲真實,又扭曲自己,到底價值何在?

 

一些人會說,愛其實是很原始的事,只是性追求的掩飾,我們就談到了靈與肉(mind and body)的問題。

 

擁抱、接吻,交纏似乎是愛情中人不可或缺的活動(很少情侶的活動只是捉飛行棋、波子棋吧!),當二人赤身相對時,始乎回到阿當夏娃那個伊甸園。迪波頓說得妙,他說哲學家在睡房跟在夜總會一樣可笑(在酒吧或咖啡店較配合),因為這些地方的重點是身體,而不是心靈和思想。愛慾的重點也不在思想,而在身體。在投入性愛的時間,思想是停止的。愛情是笛卡兒「我思,我在」的敵人。

 

然而思想和意識始終不能被排除,迪波頓應該是想說法國哲學家沙特(Paul Sartre)在《存有與虛無》那偷看的例子吧。他在小說第四章提到敘事者跟克蘿伊共赴巫山(多古雅的說法!)後,發現房間有一面鏡子。鏡子在克蘿伊的視線堙A但敘事者看不到。他就想,克蘿伊看到他們,但他不知道。他們成了克蘿伊的對象(object),被觀看,被賞玩,被詮釋。克蘿伊笑著跟敘事者道歉,說應該早告訴他,但在第一晚她不想他太有自我意識。

 

這一晚她是主體,是主角,她是他們的主人。

 

沙特的例子則是,在鎖眼中偷看他人,若被偷看的人沒有注意到你的偷看,你是無意識的,自由的。但當其他人發現你在偷看,你就會有羞愧而意識到自由受限制。我們害怕在他人赤身露體,其實就是知道有其他人,若沒有其他人,赤裸有什麼問題?所以情侶間身心結合,的確是一種自由自在的經驗。然而人有意識,就算在性愛中,仍可以有主客對立,不一定是水乳交融。甚至可以有德哲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所說的有主和奴的關係,這與浪漫主義所想的結合(merging)當然相對,但那一種模型(model)更貼近愛情中的關係呢?

 

身體的事又再有心靈的事。哲學的確是無處不在!

 

※前往人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460550772946482


回 現 代 人 文 首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