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文文庫】

道家思想中的權能經驗及思想

──以「道」和「德」為參考初步觀察

唐力權(前美國康州美田大學教授、已故國際著名哲學家)

 

 

摘要:

作者依其建立的場有哲學觀點,將《老子》中說的「道、德」,視為依場而有的一種權能,並認為除了哲學思考外,從太古時期的語義學中的古代邏輯及文法,其實可看出《老子》文本本身已有此義。他認為這種詮釋,可令道家以往許多隱而不見的思想,從新揭示出來,是未來道家研究的重要途徑。

關鍵詞

唐力權 場有哲學 權能 《道德經》 道 德 道家思想

 

    已故著名漢學家亞瑟.韋利(Arthur Waley)將《道德經》翻譯成 The Way and Its Power”,一個相當引人入勝的題目。把「道」翻譯成the Way”(道路,路徑,方式),這是普遍的譯法;但把「德」譯作“power”( 力,力量,能量,能力,權力,權能),則並不常見。這婸﹛u並不常見」,是因為「權能」(這是我們所偏愛的翻譯)雖然是這個詞彙在詞源學中重要的語義原素──我們甚至認為是最重要的原素,可是在當今的用法中,我們卻很少會聯想起這個意思。正如希臘詞 arête”及英語的 virtue”, 「德」在語義發展過程中漸漸與倫理道德的意思掛勾。「德」一般的意思是德行,美德或正直。「德性」這複合詞由「德」與「性」(本性,性格)組成,一直為道德特質的代表詞;而另一複合詞「道德」則已成為英語 morality”的標準翻譯。「道」與「德」的一些權能含義,雖然是這兩個字太古原義的中心內容,卻在語意發展過程中漸漸隱沒。最後,權能的語義差不多被道德的意思完全掩蓋了。

 

  究竟權能與道德之間有何聯繫?而兩者之間的聯繫又為研究道家思想提供了甚麼方向?道家語言及思想又在何種程度上反映出道家的權能體驗?而這堜珓的權能體驗,又是甚麼性質?相信我們要費不少的功夫,才能為上述問題找到比較滿意的答案。在開始之前,讓我們先看看一些初步的觀察。首先,我們要指出,道德並非與權能完全分割,而是權能的其中一種重要的表現及開顯,即:作為構成及維持人類社會「正當化」或「合法化」(legitimization)功能的一種權能模式。道德的權能可以說是文明秩序的骨幹。相信大家普遍同意,道家思想多反對文明世界人類對權能的誤用或濫用,犧牲了吾人原有的完整本質。事實上,大部份—如非全部──道家與儒家哲學思想的分岐,都是集中在儀禮、德行及其他人類生活的文明手段的角色及功用上。這些文明手段是否有益於人類?道家認為大致是否定的:任何與自然脫節的事物,對於人類自然的持續自性(不能分割,完整的人性)都是無益的,它們乃是儒家擁護者所提倡、推行的文明手段所帶來的必然後果。人類要認識真實完整的本性,必須適切地置於自然與文明秩序的統一、文化與自然的連續之中。這無疑是對一直以來中國主要哲學傳統天人合一的主題思想的重申。雖然在儒家與道家對複雜的自然與文化問題的爭辯中,各有優劣,然而道家的辯論最後卻發揮了巨大的影響力,成為構成中國傳統一項最突出的思想-文化在知性及精神上的「內在化」(interiorization),使符合自然的一大要素。組成人類社會文化的道德善行及其他文明手段或正統價值,在悠久的中國哲學歷史中,被認為不僅是人類按意願習慣任意創造出來的產物,而是深植於人類生命的先天固有本質之創化或創生傾向及潛能。我們能臻美善,因為我們自然有這種傾向。正如孟子所言,人性本善。而道德,一言以蔽之,則是自然本性的培養或是習慣性的自我發展。

 

  對中國人來說,人類秩序與自然秩序的連續,代表了宇宙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這不可分割的整體乃是一無所不在的權能的整體。構成現實世界的人類、其他生命體及世界上的存在物,便是這整體各種各樣的表達及現象,是其無限、無窮無盡的創生力及效能的衍生及後代。遍在的權能的種種表達,如這匹馬、那棵樹或其他具體的存在物、東西或對象,在我們日常經驗中出現,各有自己獨特的身份,功能上與其存在的「概括特性」(profile of being)──它們的持續自性(abiding ownness)── 互相連繫。但這是一個「權能中心」的身份,它所認定的乃是一具有或多或少連續性和持久性的權能或活動作用的蘊集,而非傳統西方形而上學所指的「實體」(ousia, substance),即在宇宙中,本體獨立、分離及自我封閉的孤立存在,本質上可以分開而只有外在地與其他存在個體或物質單元相關的「單子」(monads)。中國宇宙觀受道家思想影響甚深,對這種「實體單子」的世界觀可說是完全陌生的。中國道家思想家認為組成真實及具體領域的自然界萬物,在變化的洪流中是互相纒結、互相關連的。而這變化的洪流乃是一擁有無窮無盡的創化、創生力的遍在權能的「整體自反」(holo-reflexive)運動。這種觀念始見於《易經•大傳》,後來被尊稱及諺語化為「生生之德」。中國人的世界觀認為世界並非由獨立的實體或單一集合組成的,而是由一個充滿氣或生命能量的場域所形成的「宇宙母體」(universal matrix),孕育於其中的乃是眾多的功能-動態系統各自構成了一個無窮無盡地整體自反權能的種種分化或演化──中國道家所謂的「道」或「常道」 (永琣a持久的「道」)。「道」無處不在,因其權能運行於所有事物之內;「道」無窮無盡,因其有無限的創生潛能;「道」具有整體自反的特性,因為作為一個不可分割的動態整體,「道」不斷回返到它自己、使自己不斷重造再生而為萬物生生不息的創化之元或泉源。「道」也是神秘的,因為它的持續自性乃是一純淨無限的生命力;此純淨無限的生命權能既內化於所有事物之中也超越了宇宙間的一切,超越了由其創生力所演化或生成、組成的實存世界的各種事物的總和。這就是神秘的「道」,不可以俗世思維闡釋的「道」。《道德經》云「道可道,非常道」 正是這個意思。

 

  如果上述對中國道家宇宙觀的描述是可以接受的話,則其與西方形而上學世界觀的極大差異不只既深且廣,且無疑具有關鍵性的哲學含義。這堛滌禰赫t異在於兩種思想:「拓撲場」學說與「實體/單子」學說。前者指的是中國道家方法的特點,在此需要先作界定。我們在此的理解是,拓撲學乃是研究在功能上構成及處於一能量或場域的動力系統。在「拓撲場」學說中,我們的理論關注點特別集中於能動系統中的部份與整體之間的關係,例如電子或亞原子粒子在分子中的運動,細胞、組織或器官在身體內的運動,或在風暴或颶風的整體(能量)活動中某一地區的天氣變化。與「實體/單子」學說不同,「拓撲場」學說並不把一物的「物格」(the thinghoodof a thing) ──它的持續自性──放在一個神祕的、空泛的、設想為該物底本質性與偶然性之「主體」 或「承載體」(substratum / 希臘文hypokeimenon) , 作為該物存有之統一的說明; 而是放在由道這無所不在的權能所開出的功能的、動態的場域之中,此即是道作為內在於事物的「分化」或「個體化原理」(inner principle of individuation) 而運作的所在。在道家詞彙中,這個運作於事物之中而為其內在的權能或分化或個體化原則的「道」,在本體意義上來說,就是「德」。因為宇宙乃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一個「拓撲場體」,大宇宙的「道」與小宇宙的「德」並非兩種不同的「事物」。在我生命中運作的「德」即是在所有事物中運作的「道」,是同一個運作於宇宙中的權能或力量。

 

  基於上述的考慮,以“way”作為「道」的標準英文翻譯就顯然不夠理想了。我們認為這翻譯既有不足,亦有誤導性。不足之處是這譯法遺漏了「道」在其語義中的最基本原素,即作為權能的「道」。因為這個原因,也因為英語 way”是指建成的道路或路徑,常帶靜止及固定的含意。這種譯法不但不能表達「道」作為權能或力量生化的活動或運動所涵蘊的動力或動態的含意,也誤令人想到(普通所謂的)道路而對「道」產生呆鈍性與靜止性的錯覺。更大的誤解是,我們一般理解道路或路徑是外在於行走在路上的人或物的; 我們認為道路是早已建好的、現成的,行者與其所走的道路乃是互相分離的。可是這種想法正是不適用於「道」的。作為無處不在的權能,「道」滲透所有場域,並無與「道」相對待的「它者」(otherness)。沒有東西是在「道」之外的,也沒有東西是先於「道」的,沒有超越於「道」或先於「道」而存在的結構、原則、或理,限制著「道」的活動和運行。「道」並不在一個客觀的時空框架中運行,像牛頓的絕對時間與絕對空間:「道」也不面對一個超感覺的、作為一切秩序的永恆貯藏室的形式或理念世界。當然也沒有神或超越者在「道」之上,除非我們把無所不在的權能視作神。那麼在「道」的宇宙裡,秩序的意思與源頭又是甚麼?無所不在的權能之下的活動及運作是否都是混亂、任意及完全沒有道理可言的呢?答案當然是完全否定的。「道」是充滿著道理的,這可視為「道」的創化活動及運作中的運行原則及形態,後來被歸入為一般「理」的概念。把「理」構想為創化原則及形態的整體動態系統(holo-dynamic system),這意思正是英語詞“way”所要傳達或應該傳達的意思。至少從《道德經》中可以隱約地分辨出,在道家的宇宙觀中,同一個字表述了上述對作為權能的「道」的各種說法:

 

4.     「道」是無所不在的權能,既超越宇宙內所有生命體及事物、也恆久地運作於它們之中而為其內在的德性。

5.     「道」是生生不息地充沛於整個宇宙的創化洪流,所有權能化、為權能支配的活動(empowered activity)或拓撲場運動field-topological movement) 莫非遍在的道底創化力量的表達及表現。

6.     「道」是(萬物所由和遵循的)大道,一個涵蘊著創化原則或原理的整體動態系統(holo-dynamic system),指引著萬物的分化或個體化。

 

  這些對於「道」的形而上的宇宙的概念綱要雖然重要,但未能將「道」的基礎所包含的意思全部表達。這些表達及重新表達對找出「道」最初的語義有重大的關鍵。上列三項語義說明,以第一項為首要。洪流及途徑之說雖然對於「道」的持續自性的內在本質說有整體的意義,但「道」本身的全然超越性已在其無限的生產力中表達。要點是,宇宙作為充滿力量的場域,並非一完全確定的總體。「道」的終極自性超越了洪流的所有固定範疇及途徑的所有固定建構。

 

  現在的問題是,恆常與「道」相配的「德」,在這語境中又是怎樣?早前我們曾經提及,「道」有超越性及內在性的特質,而內在性特質又稱「德」。因內在力量是無所不在的權能在個體中的運作,「道」與「德」在這基礎上本質是相同的,「道」是「德」,「德」是「道」。事實上,早期舊版本的《道德經》,《德經》就在《道經》之前,相信這並非單單是辭書編纂的問題,而是反映了這兩個孿生概念的一致性。可以肯定的是,「德」代表的哲學意思與「道」代表的同樣豐富深刻。如果我們接受「道」與「德」的超越及內在本質同等的說法,則結論應當如此。但是「道」與「德」出處為何?從其語義由來,我們又可以學習到甚麼?

 

  「道」與「德」都是原創字。所有原創字都是在太古時期,人類有判別意識之前產生的。當時人類對權能的體驗首次醒覺,因而同時創造了語言及思想。在太古時代,所有經驗都是權能的體驗,而非實物的體驗。當人類開始視世界為物質或本質上分割及獨立的實物的匯集,他們已進入了太古之後的時代。

 

  最初組成原始語言的詞彙的詞在語義上只是古人對權能的初體驗的史前紀錄,即是古人對他們創造的原創字的說法的紀錄。原創字所紀錄的是古人對降於身上的巨大影響力及對之的反應,反映他們對於事物及世界的最初感覺特質。古人視在環境感受到的各樣東西都是權能的具體化身,非實體物質的集合,而是充斥生產力及能量的場域及網絡,在動態上互相纒結交織。自然每種生物與事物之間都有一種內在的力量在運作,互相連接──不論是動物、植物、河流、小溪、山脈、小丘、星星、星球、風的移動、天氣的變化……。太古時期之後的神話、巫術、圖騰及英雄傳說等漸漸具體化、個人化而成為神、妖、鬼等,對古人來說,都是權能的變化。我們的始祖並沒有現代的東西或對象等意識,而水、火等我們熟識的元素也是權能,包括乾濕等正反特質,甚至意識或心理狀況也是權能的模式。例如,憤怒這種太古時期的感覺,常見於希臘神話中,就如雷電一般,是一種權能的形式;至於看來抽象的事物如文字、數字及幾何結構等,相信你也能猜測到,也是一種權能。

 

  古人依他們對環境的變動影響感受,將權能經驗記錄及編錄成原創字,其語義及句法之間的連繫構成最初的語言的特質。古人並藉着文化媒體如神話、禮儀及工藝品等其他符號形式或表現,領會世界事物的意思,並掌握真實的影響。語言是最耐久的符號表達,也是最持久及持續的意義系統。語言的語義語法結構發展正好反映了權能持續的動態。

 

  古人能夠不斷更新,調校語言及經驗以適應生活,這種能力是基於其本體智慧。本體智慧是指人類生活形式的一種智能,令其能在變化及自我定義的過程中追求最大的益處。本體智慧的作用好比我們生命中的一種本有而內在的權能在運作,具生活藝術的特質,可以說是最高藝術,令人們可以適切發揮生產力,從活動及表現中達到最佳的價值創造。本體智慧並非無處不在,而是埋藏於我們的權能元素。這些原素構成我們智力特質的意識、無意識或最高意識層面,在與其他元素分開的情況下,是無法辨認的。正如我們生命中運作的不能分割的內在力量,作為智力中心的本體智慧,生產能力是內在性完全自反的,在不可分割的完整狀態下達到最佳的運作。基於本體智慧之概念,我們因有「靈魂」之說。準確來說,「靈魂」是人類生命形式中運作的精神力量,受本體智慧引領操控。本體智慧埋藏在複雜的力量元素內,令各種活動及功能的內在性完全自反。《莊子》.庖丁解牛的故事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故事說庖丁順「道」而行,宰牛不費吹灰之力,達到最佳境界。這就是不可分割的完整精神狀態,完全自反性的道。

 

  雖然精神及本體智慧概念特別指人類生命而言,但在太古時期的權能經驗卻沒有此規限。對古人來說,所有自然的存在物及事物因為內有無所不在的權能在運作,因此都是存活及神聖的。本體智慧從這個廣大的角度來看,也是在所有生命形式及世界存在物中運行,既體現在星球的自轉及永恆的運行,也體現在動植物的自我生產循環之中。中國哲學名詞「心」在今天常被譯作 mind-heart”,其語義背景常傳遞這種廣大角度的觀念。中國新儒家哲學常說「道心」或「天地萬物之心」,就是在表達或重複表達這種早已沈澱在太古時期的遺產的語義概念傳統。我們將會發現,精神及本體智慧的廣闊觀念早已在「道」字和「德」字的古代象徵中隱示。

 

  如果我們同意完全自反性的不同程度變化,文化及文明可以視作精神的物質化及生產物。原創字或其他文化媒介紀錄及保存的對權能經驗的初醒之原始沉積,在這歷史過程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在文明生活及人類文化中的意義進化很大程度上是本體智慧在太古時期的語義表達中隱含的沉澱權能經驗的體現──是所有思想的原中心基礎。無論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文明思想是對於太古時期的權能經驗沉澱構造中某些選取元素的回憶及活化。

 

  文明思想的回憶所代表的不只是精神回歸至太古時期的認識根源,當時世界仍在分辨意識醒覺之前,人們初次認識到世界是一個充滿多種權能中心的場域,而是熱切渴望回到太古時期之前,渴望與無限境界的源頭重新聚合,回到難以想像、無限擴展的時間延伸。當時精神仍處於一片混沌,人們對自己只有朦朧的醒覺,是所有神話中不可分辨意識(太古時期之前)的古象徵。這是太古時期之前,主體與物體構成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未有你我區分,而世界則被美感經驗成不可分辨、富強大感應力、連續的力量衝擊及感受反應。太古時期作為辨別性的意識的對象的存在物及東西,是根據其自身與有知覺的主體之間的相近程度及相對的重要性而排列的。在太古時期之前,所有東西在宇宙同感力、廣闊無垠的感受中都是同等的,沒有我他之分,這精神境界不就是道家常說的物我兩忘嗎?

 

  假如精神的回憶沒有回到太古時期,而到「本體智慧的昏暗區」,我們可以這樣形容,它覆蓋了太古時期之前至太古時期的重大轉變。我們用「古代」這詞包括了這重要期間積累的權能經驗的沈澱內容。雖然在現今的太古時期之後的時代,權能經驗的古內容早已埋藏在層層令思想斷截的語義元素下,此時世界由完全自反性的權能世界轉入一個物質單元的結合──內在孤立及外在──的實物,古元素仍在精神的無意識層面存活運作、滋養、規限,並安靜地塑造、指引着現代無根似的意識的種種表達模式。現代的思想「無根」,因它遠離了根,即道家說的「道」,完全遍及不可分割的完整權能。道家認為我們的始祖在太古時期,並沒有物質實物。我們最初經驗中出現的生物及事物,並非孤立的存在物,而是宇宙間不斷運作的無處不在的權能的結果及符號,是「道」完全自反性及生產力的直接表達及呈現。為抵抗太古時期之後世界斷裂及現實化的趨向,老子與莊子提出要「歸根」,即回復到與永恆自性的源頭──「道」,相和諧的本體智慧,即《道德經》所言的「自然」,字面意思是「順我本性」。

 

  持續自性或順我本性是所有思想、洞見及對話的主要成分,與其哲學上的配對──希臘語(及其他印度──歐洲語言)的存在一樣,自然可譯作 nature”,但必須取其太古時期的意義,而非現代的意義。自然並非與生命範疇、思想與精神的層面相對的機械層面的死物或無生命之物。太古時期的自然概念是與權能相關的,特別是無所不在的權能,中國道家太古時期的創始者又稱之謂道,簡稱順我本性。道德經中看來困惑的句子「道法自然」,我們只要細加考察,便會發現不難理解,且是自明之理。因為沒有東西在無所不在的權能──「道」之外,「道」不受任何外在需要的限制或操控。自然不是「道」外之物,而是「道」持續自性。「道」之所作皆出於自然,出於自己內在的需要,出於自發性的自由。換言之,「道」即自然,順我本性,而自然亦即是「道」。

 

  「道」原是原創字。今天我們所說的「道」,是歷代哲學家所說的「道」,是原創字「道」的久遠後代,橫跨廣闊的意義空間,由太古時期開始,經歷數千年的意思進化過程。按照我們的推測,自太古時期起,所有生物與事物都被視作有生命及神聖的權能承載物,由此可以肯定,原創字「道」一定與我們的古代始祖的權能經驗有關。原創字是人類對於權能經驗的最初紀錄。那麼原創字「道」又有甚麼意思?「道」字又紀錄了甚麼內容?

 

  首先我們要指出,所有原創字都有兩種功能。一方面是權能的名稱,另一方面,又是界定身份的最早描述及說明,即是持續自性的最初思想或詮釋。自然-順我本性-的概念,既是對完全遍及的權能的稱名,又是表達其身份的最初思想。我們需要知道,古人並非視經驗權能的存在為單一事件,而是集體或共有的事情。這是「我們」的持續自性,整個部落、氏族或種族群體的身份,而非分離、孤立、獨立的個體,是他們的權能經驗的重點。因此,姓(姓氏),與性字,在英語中同是翻譯作特性(如事物的特性),兩者密切相關。這兩個中文字不但讀音相同,也有同樣的主要意符(稱語根),主要語義組成「生」,有生產、引發、生出或生長之意,由原意而來。這是可以理解的,姓的古意是一個部落或氏族或社群的名稱,其集體身份或特性由永恆的權能產生、維持,因權能的生產力而集體存在。

 

  無論後來如何複雜化,太古時期之後的思想家可能在權能經驗的表達上互相累積,古代的思想在最初對生殖的力量的反映相當一致。其基本識見相當簡單而尖銳深刻。在持續自性中的權能由甚麼構成?古代的答案簡單來說是生產力。無所不在的權能是生產權能,自然或順我本性所依存的是生的特性,永恆生產力的層面,是我們之前曾提及的《易經》生生之德的觀念。中國古代的思想家在這問題上並不孤獨,自然這個詞由太古時期進入蘇格拉底之前的話境中,古希臘哲學中的physis / phusis,由口述的字根phy-而來,有產生、生產、生長的意思。希臘文的 Being”是自然、順我本性的配對詞,而physis是希臘文生,生產之力的對等詞,無所不在的權能在持續的自性中是生產活力-是古代思想的基礎識見。

 

  太古時期之後的思想家對生殖力的詮釋越見抽象,古代思想家感受到構成持續自性的權能的生產活力,十分具體。生產力因有內在的權能運行,構成動力,再令自然生物或事物存活生存,因此可以說是神聖的。這堛漲s活或生存是甚麼意思?現代思想似乎不難解答這問題,但古代思想則有一看似天真但卻真正深刻的答案。權能如果可以任何形式或形態運行,則可以令存在物或事物存活生存。生產活力對古人來說有功能性的本質,適切地說,是所有賦有權能的活動的精髓。蘇格拉底之前的哲學家因這功能性的精髓概念而有physisarche兩個名詞,兩個詞語更可以互相替代。中國道家傳統則有氣或混元之氣-即元始生命能量之說。道與氣兩者有甚麼關係?氣是具體化的道。元始生命能量是無所不在的權能成就生產能效的具體媒介。

 

  如果語言是權能經驗的紀錄,是古人在有辨別意識之初的太古時期的覺醒的創造,則具生產效能的完全自性的權能-我們可稱作其生殖身份,一定在創造語言的語義上重要地表達出來,如鏡子般,或多或少反映了權能。中文作為一種源於表意特徵的寫作系統,相較其他語言,如表音語言,有一優勝之處。如日月兩個詞,是太陽與月亮的原創字或圖畫。太古時期之後的讀者一般理解到圖畫描繪的太陽與月亮本身,除此別無其他。太古時期流行的卻非這種感受。古代的觀點認為圖畫形像所紀錄及反映的是權能生殖身份的代表,一種運行的具生產能效的內在權能。圖畫形像所描繪的,只是太陽與月亮的外貌,是內在權能可見的一種表達,而非權能的本身,內在真實藏於形像及圖畫之中。權能不可從圖畫形像表達,而只可從其生產效能方面的作為表達,是最高成就的表達及表現。運作中的權能較其作為的成效更為廣大,兩者並不相等。構成持續自性的權能的內在真實非以可見或一般可感受的表達形式向我們展現,而是讓我們置身其中,即以其生產力的分配的方式及運動而向我們展現。運作中的權能直接由其對我們的影響及我們對這些影響的感受反應體驗。運作的內在權能生產出顯見的日與月,我們太古時代的始祖體驗到這種權能的強大影響力,因此將之視為神,祈禱崇拜。中文日、月的象形字必須正確閱讀,日的象形字描繪的不但是可見的太陽,也是其生產力表達的太陽神與太陽的權能(隱於圖畫內)。創造中國漢字的古人在發出日的字音的同時,也是在召喚神聖的權能──神──的名字。

 

  我們一般感受到的顯現的太陽只見其真實動態的一面,對於非人類的生命形式,及在無限的不同情況下,太陽會有不同的表現。但無論在何種情況,太陽以何種模式在特定視點顯現自己,其本身也是由作為其生產效能的內在能力的自然基礎的影響力總和決定組成。我們稱這種能動的真實的自然基礎為其「身體」或更準確地說,是「力量身體」。因為權能必具有生產力,每樣具體的自然存在物或事物,不論是太陽、月亮或是藥草,都有一個力量身體。這種力量身體或身體的概念對於我們正確認識中國道家的世界觀有很大的重要性,特別是陰陽宇宙觀。陰陽的區別可在身體的各種極性對照及獨立模式中找到。例如,力量身體一方面由其過去活動及行動的累積結果構成,是內在權能在自我界定名生產分配的過程中產生的無上物質或簡稱物質。這種對作為生產權能的自然基礎的物質的無上觀感在中國道家宇宙觀被界定為陰。具體存在物或事物的能動構成不只是其力量身體重要構造或形式的物質遺產,自然事物無論外表看來如何實固,也是一種功能性的元素或在一個改變及轉化的場域拓撲系統的功能性元素組織,這種轉變及轉化能滋養培育生產潛能,於不久後實現。這種將來及可能性導向的力量身體面,就是中國道家宇宙觀的陽的概念。《道德經》以一句令人難忘的說話形容出生產力的陰陽對照面:「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這句話的清楚意思是,嚴格來說,陰陽兩極的對照及獨立不在於存在物或事物本身,而在於其自身運作流動的生產力或氣,其力量身體。進一步說,陰陽的對照是向未來發展運作的存活能量與無上的能量及制約生產效能的物質遺產的對照。這種對照的背後是一個簡單意念:我們可以為將來所作的事不但由我們現有的生命能量決定,也由我們物質上的賦予,我們從過去繼承的遺產決定。

 

  雖然本文的目的不是要深入探討陰陽理論在中國道家宇宙觀扮演的重要角色,但必須重申的論點是,這種宇宙觀是以力量身體概念作立言。而且這種觀點是道家思想整個傳統一直以來的基礎,由秦代以前的道家思想家開始,一直延續到道教不同的宗派學說及運動。以符咒及訣語召喚天地神靈是以力量身體作身體影響力及與能動環境中運行的權能溝通的媒介;內丹學的信徒視力量身體為一精神修煉及成就的場域,一個自我界定及提昇的過程,其中物質元素被創造性轉化為更高層次的生命能量。與內丹學直接相關的是另一種道教科學技術,即傳統中國醫學,人體被視為一個有生命能量的生態系統,由器官及經線構成的網絡組成,管理生產活力的分配、運輸及轉化。這種種及其他信徙以及學道行為模式全部都是建立在力量身體作為具體物及生物的本體基礎的前設。

 

  古人在太古時期辦別意識初始時最先顯現的超越性正是基於他們的力量身體。「超越」是因為在太古時期對權能經驗的醒覺的啟發是所有物體趨向及物體附屬的了解及知識的基本條件。辨別意識的最大區分標誌在於主體客體的界定及反對,對於我與非我之分,自我與他人,引起不斷的爭論,以及理想化的去論點自性之說。事物的持續自性是由甚麼組成?這個恆久的哲學問題除了一個特定的生類存在情境,以及在一個特別的分界及遠距離模式之外,只是一個抽象題目。在最後的分析中,正是這種具體及情境範疇的自性之說在秘密巧妙地控制文明思想的發展模式。在哲學上來說,人類怎樣思考自己與他者的關係,就是最終極的事情。

 

  古人在太古時期對權能的經驗的醒覺而初次提出的自性爭論與去論點以作自我與非我之超越界定又如何?下列提出的觀察或可作為問題的初步答案:首先,現代思想多趨於於平面的主觀化,客觀化及前設傾向,太古時代的認知是場域拓撲統覺式及多方向相關的。古代的思維認為所有自然存在物及事物,在辨別意識的空間,表面上或表象是互相分離,但在背後卻被視為緊密相連,如一個馬蹄鐵般,互相關聯。神話中的銜尾蛇Uroboros,自咬尾巴──卡爾.榮格(Jung)認為這神話中的蛇是集體無意識之下的自我的最高象徵,事實上是無所不在的權能在宇宙中的回還變異。即使如何隱晦,古人也與決定所有前景事物的宇宙母體的圍繞背景直覺地緊密接觸。按照太古時期的意識,因為所有生物及事物都是力量身體,宇宙是一個場域拓撲上的真實。非我不只是一個由智者操控的實物或事物,而是其永恆自性內的應付權能。非我是不是我們的一員,屬於同一氏族或族群或圖騰社群,其自性是否有部份是我們的自性?抑或是一個外來者,屬於另一氏族或族群或圖騰社群,其自性是他們,非我們的自性?語言及思想就是在這情況下初次出現,而古人的權能經驗也初次表達。

 

  語言與原創字的創造同時誕生,正如前文所言,原創字是權能的名稱,是運行於太陽、月亮、矮樹、小鳥、小溪、河流等各種自然的具體存在物或事物的內在權能。但原創字並非只是權能的名稱,也是權能的形象與概念,組成一個權能名稱的語義內容。正如嬰兒最初說的 Mom”(媽)字,伴隨的意思並非知性的,不是這個詞的甚麼思想或概念,而是對於所稱的權能的集結感受反應的模糊形像,因此,原創字的意思內容不一定是一個概念的表達,而是對所稱權能的美感表現或詮釋的影像或象徵。中國象形文字的日字並非太陽的概念,而是由內在權能生成的表象的太陽形象。現代思想家傾向過度強調知性方面的重要性,而忘記或忽略了影象及符號,或一般的美感標誌,是太古時期概念的先驅,與意義載體有同樣的力量,而且內容更加豐富的事實。好像「道」與「德」這兩個主要的名詞,在中國太古時代的語義學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在現存最早的甲骨文中,中文的「道」字是由兩個形符連結組成:左邊是一個表意語根代表行走,而右邊是人首直立,向前直望的圖畫。這個連結的喻象可謂十分純真熟悉,而其象徵性的分枝也再深刻尖銳不過。這堛磳靰漪O人類最典型的功能,一個能夠站立、伸直行走、思想及說話(人首所象徵)的存在物。我們是否可從此自然地推想「道」字原來可能是人類普遍的名稱,尖銳的喻象是人類生殖身份的象徵性表達或詮釋──一種對我們身上運作的內在權能、持續自性的美學描述。我們不難發現,與詞語慣用法連接的主要意思可由生殖的喻象得到,「道」作為道路或路徑的實質用法,以及口述意義的道字,有領導、引領、指引的意思。按照我們的理解,許多哲學學者似認為某名詞的慣用法是該詞的原本意思,是原創者最初創造的意思。傳統哲學思想忽略了「道」字形符上顯示的簡單純真的喻象意思,即人類有思想、說話、對話,以及站立前行的能力。好比一個小孩子,以其基本的向上姿態,掌握了站立的技巧,而且可以進行各種身體活動,便漸漸忘卻過去艱苦學習站立及直立前行過程。而我們的文明思想在語意的長期進化過程中,也忘卻了所有隱含在原創字的基本字面意思的重要性,這些原創字帶有太古時代我們人類生殖力的喻象的語境意義。

 

  與今天的「道」字相對照的原創字「道」字,正如我們推測,創造時的意思是作為古人集體的名稱,我們稱他們為道的人,他們自我定名及與其他人互相稱呼:我們是道的人。最早說的「道」字所伴隨的最初思想是甚麼我們不能確定。但我們有理由相信,形成名稱──所說的字──意思內容的最初思想只是道的人對其圖騰的概念。圖騰不但背負了他們的生理上的存在,也背負了他們的生殖身份,他們族群親系的持續自性。我們認為這是太古時期原來的你或生物這個詞,這生物見於最早的青銅文獻中,是一幅手捧月亮或一塊肉的圖畫,代表遵循自性的本體行為。月亮的解釋與其最初出現的原意相距不遠。道的人將他們視為月亮,將月亮的身體與他們自己的身體互相等同。這背後有一個很好的原因:月亮遵循自己不同階段的轉變自性,人類身體也在其活動及行動中改變的各種形式中保持自性。現代人如果認為圖騰式的現象是不智及不可理解的,是因為我們的思想已變得實質化、僵固化及趨向實體,我們已與太古時期在權能經驗中巧妙流動的運行元素完全脫離聯繫。對於我們,圖騰只是一件東西或對象,但對於古人來說,圖騰則是神聖的載體,是內在的生產力的所在,這種力量既在動物、也在植物或山脈或月亮之中。

 

  無論我們是否接受上述假設,原創字「道」字的原本語義內容是道的人的圖騰物體,或許是月亮,可以肯定的是,當「道」字的寫法被創造出時,道的人的自性觀念已經有了新的轉變。原先「道」是道的人自我及互相之間的指稱,包括那些「我們的一員與我們的部份」,「我們」的意思現已延展至包括所有人類,從他們典型的權能及功能上辦別。隨時間過去,這種被我們形容為「自性普遍化」的現象最後延展至最大的極限。「道」再不只是道的人或整個人類的內在權能,也被視作是宇宙所有存在物及事物內運行的無所不在的權能,既在污垢之中,也在帝皇身上。

  原始時代在青銅文獻中表現的「道」字的古代喻象的意思網狀系統包括三種典型的人類權能──站立及直立行走的能力,思想的能力及說話及對話的能力──我們稱之為「道的基礎」。我們早前表達的《道德經》中道的形而上──宇宙學的方向的概念,只代表其中一個可能的應用面向。要了解文明思想受這種人類的簡單而明顯純真的表達的影響程度是相當困難的事。可以說,沒有甚麼主要的哲學概念或類項是在某種程度上是隱含、得着或建基於道的基礎。而道的基礎由語言及思想內部連接構成的太古時期的意義可被視為所有智慧的發源。雖然三項典型的功能在力量身體的能動上不免互相纒結,按太古時期的認識,站立及直立行走的能力佔了主要的位置。因為辨別醒覺這超越性空間的開啟以及覺醒式的「意義世界」的出現,都是隨着身體站立及保持直立的位置的能力而產生的。最有趣的是,甲骨文中的「人」字和「大」字實際上都有相同的形符,表現出一個人體的直立姿態。唯一的差異在於人字的直立身體在甲骨文中是向側站立,而大字則是正面的直立身體,向兩旁伸出兩臂,類似十字。「大」字的形符給人的印象是,創作的人想代表達的不只是直立的人形,而是一個無論是對自己抑或是對環境也是立於指揮位置的人形,一個自我指揮的位置可以使其態度動作配合組成世界的其他存在物或事物。如果這是古代喻象中含有的人類最初對大的概念,則相應地,人類最初對生產力的觀念是:生長(站立)至直立自我指揮的位置。我們相信這是中國生的概念最早的含意。與此相關者,我們或可指出Brahman這個字,在印度語或吠檀多思想中代表無所不在的權能,字面上表示變大、放大,由字根brah-而來,有生長、存在、遵守、產生及生產的意思。太古時期的語意的形式或邏輯似乎同樣適用於此:古人語言中的變大表示生長及站立至直立及自我指揮的位置,最先的道德善行或卓越行為──正如太古時期的中國人會說──最先的德──是人類有能力達成的。而這所以成為道德意義的原因,是因這位置能賦予人類神聖的宇宙自性權力及團體關,學習站立、直立及自我指揮的姿態是最先的「入會儀式」,我們必須通過這種禮儀,才能成為人類種族的正式成員──一種有能力臻於公正卓越及自我完善管理的生物。

 

  許多中國的字或詞都隱含或明顯有直立的身體作為主要的語意組成成份,包括「道」字、「人」字,以及「德」字。在這許多有直立意思的字中,我們或可以肯定(如果我們的假設可以接受),有些字像「道」字,原為古人的部族名稱。因為「道」字與「德」字的讀音相近,很有可能兩者是同一種族可以互相替換的方言變化:「道」的人與「德」的人是同一群人。無論這是否真實,在進一步的分析下,兩個字的太古時期意思是十分相似的,差異之處是「德」字的語意特別強調正直、本體智慧及生產力,這些元素在「道」字只隱含而未有明顯表現或特別強調。

 

  在甲骨文及青銅文獻中,「德」字的象形文字由兩個部份組成:一個是直字的古代形式,表示直、豎或直立;另一個是表示行走的語根。因此,「德」字的古意也隱含於「道」字的形符,以直立的姿態行走的權能及能力為重點。稍為晚期的小篆文獻中,「德」字加上了原本表示站立或逐漸移動的前進的語根「亻」。古意得到進一步的延伸;更重要的,是加上了表意文字「心」,而「心」的最深層意思因欠缺較適合的名稱,或可說是我們提出的本體智慧。在語意進化的漫長過程,「德」字最後將所有這些元素融入概念,成為:「德」是持久正直的活動或行動的善德或超卓,人類雖有能力達成,但要實現正當或真實的人性,仍須靠努力。如小孩學習站立,直立而行,達到的過程是自我轉化、逐漸前進的運動,需靠不斷的投入及調適心智,即其本體智慧。一位哲學家曾簡單總結:「德表示心的正直」。當人有正直的心,便會爭取達德。有趣地,語言上有此巧合:表示道德善行或超卓的「德」字與表示獲取或獲得的「得」字讀音完全相同。而獲得或獲取的東西是,在此再重申一次,是個人的真實人性──即個人的真正的持續自性。

 

  持續自性的權能,正如我們所言,是所有題目的主題,在最後的分析中,這主題指導及引領所有哲學思想,問題與對話-是人類對在自身運作的內在權能的本體智慧的典型應用。我們要感謝中國文字的特殊表意特徵,許多在中國的土地上發芽生長,看似簡單、天真的古人智慧仍獲保存下來,雖然被隱藏在一層又一層自太古時期開始,文明思想及語言習慣建構的語義沉澱物之中。我們基本的關注是要建立文明思想主要傳統與其太古時期古人的隱藏語言中發現的遺產之間的連接,從廣闊的角度考慮,中國哲學傳統或是我們開展研究事業的最佳位置。現階段要提出的問題是:古代語言及智慧的影響力在何種程度及如何在秦朝之前(我們承認為中國哲學的文化傳統的形成階段)開始形成的各種道學中得到反映?要尋找問題的答案,我們必須先正確認識太古時期的語義學中的古代邏輯及文法。

 

前往本文連結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